公司標志

hydt

行業動態

聯系我們

網站首頁 > 信息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我國烯烴產業大變革時代來臨

發布時間:2016-03-01 17:01:04來源:中國石化點擊次數:

        2015年,全球經濟增速緩慢,國際原油刷新近7年低點,石化行業整體陷入低谷。烯烴作為最基礎的化工原料,原料成本支撐不振,終端需求疲軟,自身產能擴張,在諸多利空施壓下亦未能幸免,經歷了十幾年以來最亂的階段,烯烴產業的大變革時代正在來臨。

        2016年是“十三五”開局之年,國內外經濟趨勢性和周期性變化因素相互交織,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結構性矛盾將相當突出。對于烯烴行業亦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宏觀經濟不給力,國際原油在供應過剩壓力下預期仍較悲觀,加之烯烴產業自身的供需壓力,預計市場仍難處順境。

        烯烴市場經歷暴漲暴跌

        2014年四季度以來國際原油價格大幅跳水,2015年下半年繼續走低至近7年低點。國內烯烴價格因此亦不再平淡,用暴漲暴跌、驚心動魄來形容,一點不為過。

        乙烯方面,以CFR東北亞為例,2014年9月25日,CFR東北亞乙烯價格1555美元/噸,是2008年以來的最高點,但此后隨著油價的暴跌,至2015年1月25日,CFR東北亞乙烯價格直線跌至870美元/噸,跌幅44.1%。2015年內,一方面受裝置集中檢修供應縮緊利好,另一方面受原料不斷走低且終端下游利潤虧損抵觸利空,多空相互博弈下,亞洲乙烯價再大漲大跌,年內高低差價641美元/噸,波幅達44.5%。

        丙烯方面,以山東丙烯市場價為例,2014年丙烯價格主要以10000元/噸為基準上下波動,2015年丙烯價格較往年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線,上半年以7000元/噸為基準震蕩,而下半年以4500元/噸為基準震蕩,年內價格總體以下跌為主,高低差價4250元/噸,波幅達52.5%。

        不可否認,原油作為目前烯烴最主要的原料,兩者相互依賴支撐,同呼吸共命運,共同受難,無一幸免。

        供需基本面決定烯烴市場走向

        2015年烯烴產業整體運行低迷,其自身的供需基本面也起了決定作用。“十二五”以來,國家審批通過了一系列新興烯烴項目,其中煤制烯烴及丙烷脫氫項目表現尤為突出。

        我國富煤貧油的能源供應特點,烯烴原料輕質化等政策導向,烯烴供不應求的供應格局,以及較高的利潤,激發了一大批新興煤制烯烴產能的出現。據中宇資訊統計,從2010年我國神華寧煤第一套MTP(甲醇制丙烯)裝置建成投產以來,截至2015年底,我國煤/甲醇制烯烴裝置共19套,產能總計770萬噸。而丙烷脫氫項目,從2013年天津渤化第一套PDH(丙烷脫氫)裝置投產以來,截至2015年底,我國丙烷/混烷脫氫裝置共8套,產能總計395萬噸。CTO/MTO及PDH工藝在全國烯烴產能占比中分別為17.2%和8.8%。我國烯烴生產原料多樣化、生產工藝三足鼎立的局面愈加明顯。

        然而,烯烴新產能的激增,不僅帶來國內供應格局的變化,同時在低油價下,負面影響也凸顯,MTO及PDH企業紛紛陷入“囧”境。2015年國內烯烴價格異常走低,甚至跌破2008年經濟危機時期的低價。而原料甲醇及丙烷等雖亦有相應下跌,但較烯烴跌幅小。外采原料的烯烴企業,成本壓力激增,尤其是下半年,大幅虧損成為常態。西北地區MTO企業盈利情況尚可,因為其煤炭/甲醇為自有,或者就近采購,成本相對較低,而且其產業結構相對完善,除烯烴以外,亦配套有聚烯烴裝置,低烯烴成本反令聚烯烴實現高利潤,因此烯烴、聚烯烴產業相互扶持,利潤相互平衡,總體壓力不大。但華東等地完全依靠外采原料的MTP及PDH企業,壓力就相當突出。2015年下半年, MTP工藝每噸平均虧損760元,PDH工藝每噸平均盈利70元;9月~12月MTP工藝每噸平均虧損1000元左右。這無疑對剛開工的企業是當頭一棒,單純MTP裝置全部停工,PDH裝置亦大幅降低開工率,更令其他正在建設及待建的相關企業備受打擊。后期新裝置是否要如期投產?待建項目是否要如期建設?煤制烯烴行業是否如當初預期可觀?企業是否要完善產業鏈?一系列問題需業者深思。

        烯烴產業相關下游亦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從需求量來看,2015年國內乙烯下游產能增長490萬噸,但實際表觀消費量1900萬噸,比上年增長僅1.1%。而丙烯下游產能增長660萬噸,表觀消費量2250萬噸,比上年增長僅4.4%。總體來看,2015年烯烴需求增速放緩。雖烯烴下游同樣處在不斷擴能中,但多數產業面臨產能過剩,利潤亦逐漸壓縮。其中乙烯下游環氧乙烷、乙二醇,丙烯下游丁辛醇、丙烯酸等均長時間虧損,行業開工率減低至60%左右。而苯乙烯、聚丙烯及環氧丙烷等個別下游產品,恰恰在原料大跌的環境下占據上風,行業利潤下降局面得到扭轉,出現了近幾年來不曾有的好光景。

        然而,國內烯烴需求面總體仍存有較大壓力。一方面,國內烯烴供應增加,令需求心態變化,買方逐漸占據主動,對原料打壓情緒上升;另一方面,下游產能過剩壓力下,行業開工不足,且利潤壓縮,自然將對原料形成拖累。

        烯烴產業將尋求新的平衡

        盡管目前我國烯烴產業正經歷著重重考驗與阻礙,但產業發展腳步仍不會就此停歇。雖然目前市場行情低迷,工廠生產利潤一再壓縮,但國內烯烴產能仍將快速擴張,尤其煤/甲醇制烯烴及丙烷脫氫項目這兩種新工藝,還會有較大發展。據中宇資訊預測,未來兩年傳統油制烯烴新建產能寥寥,但至2018年,我國甲醇制烯烴工藝的烯烴產能將達到1773萬噸/年,丙烷脫氫工藝的丙烯產能亦將增加到600萬噸/年左右。屆時國內烯烴供應缺口得以彌補,在產能過剩局面下,烯烴產銷模式及供需格局如何變化,將值得思考。

        在烯烴相關下游需求方面,隨著新增烯烴產能而來的下游產能亦將不斷壯大,其中甲醇制烯烴項目多配有PP/PE裝置,而丙烷脫氫項目亦多配有PP、丙烯酸、丁辛醇、環氧丙烷等豐富下游裝置。據中宇資訊統計,2016年,乙烯下游產品擴能約1000萬噸,丙烯下游產品擴能約550萬噸。與國內烯烴相比,下游需求亦步亦趨跟進,因此短時間內國內烯烴商品供應仍存在一定缺口,但該缺口將逐年縮小。同時,國內經濟發展增速趨緩,在終端需求跟進不足制約下,下游市場壓力不減,這對烯烴市場發展有相當大的制約作用。

        展望2016年乃至未來幾年,我國烯烴產業及下游需求將會隨著產能擴增及產業調整等逐漸趨于平衡,未來產業發展的壓力將隨機遇和挑戰一同來臨。產業自身在發展中尋求平衡為主導,同時亦需關注國家經濟政策等方面的引導,以及原油等基礎能源、大宗商品的市場環境變化。烯烴產業結構多樣化、產能擴增與調整必是大勢所趨,中國烯烴產業大變革時代已經到來。(劉海霞 中宇資訊)

东方6十1中奖规则